[原创]温莎的树林(第五章 光の罗针盘 3)
Select messages from
# through # 帮助
[/[Print]\]

海归论坛 -> 海归茶馆

#1: [原创]温莎的树林(第五章 光の罗针盘 3) (883 reads) 作者: 吴越来自: 吴越之间 文章时间: 2009-12-29 周二, 07:30
    —
作者:吴越海归茶馆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我想了一会儿,“这个…我,我也不知道。”和木鱼说话久了,不知怎么的,我也有些结巴起来。

姐姐曾经问过我一模一样的问题,我回答说“不像你那样就好”,把她气得够呛。

“教父”第二集就在这时候结束,我和木鱼一起瞪着电视屏幕上一行行蚯蚓般向上蠕动的演职员名单表。我突然想起早上那个叫蔡雨霏的女孩子,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站在人群的角落里默默地看着我,大大的毛衣,圆圆的大领子几乎遮住下巴,手里牵着一只和她一样带着懵懂神情的小白狗。

她和我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淡淡的,设防的表情,而她自己却是那么柔弱,像一棵风里面的小草,让人从心里觉得又可爱又有些可笑。

回到家里,我坐在窗前做英语四级的模拟试题,无论做到哪个题型,总是忍不住抬头往窗子那边张望一下。

对面的百合窗帘半掩着,却看不清楚里面。

我马马虎虎地把最后一段阅读选择题做完,不知道的问题统统选C,翻到考卷背面,拿起一支铅笔勾画起来。

如果你学过漫画,就会知道那是一门很奇妙的艺术,它的基础看上去简单,却千变万化,细细的线条拼在一起,脱掉现实的拘束,揉进想象的空间,万涓成水归流成河般融成一个形象,比起一般意义的画画,更像心灵的倾诉。我喜欢几米的漫画就是因为这一点,他画里那些沉静的颜色和线条,会使心渐渐柔软下来,仔细聆听,仿佛有冰川崩裂,里面细细的流水声,让人有种不可救药的感动。漫画里的喜怒哀乐是单纯的,不会说谎。

慢慢地,我的笔下出现了一个挺秀的鼻子,弯弯的嘴角,笔往上勾,眼睛,睫毛,几根发丝,短头发毛毛地散在耳轮边。慢慢地,一张女孩子的脸浮然纸上,有一种很简单纯洁的感觉。

“果冻,你喜欢哪,哪,哪一类的女孩子?”木鱼的话在我脑海某个角落里倏然闪过。

我依然说不好我喜欢哪一类的女孩子,可是我有种让自己不安的感觉 --- 我开始牵挂对面二楼的那个女孩,虽然对她几乎一无所知。

给她的四个包子,不知道她吃了没有?

说来奇怪,早上分别的时候,我很自然地分了四个包子给她,就像对她楼下的小敏姐姐。可是现在,我对小敏姐姐还是一样,对她却不一样了。我很想找个借口去看看她,比如把饭盒盖子要回来,可是又怎么也下不了决心。

我站起来,走到厨房里喝了一大杯水,又到厕所里在马桶上一无所成地坐了一会,在镜子前弄弄头发,回到房间里拿过宫崎骏乱翻着,过一会偷偷去窗口看一眼,半个下午就在这种莫须有的惶惑里度过。

“果冻啊,你这个头发是怎么搞的,”姐姐还要雪上加霜,晚饭时她突然看我的头发不顺眼,“你的脸型偏圆,不适合这个发型,其实我说你还不如去剃平头,棉布衬衫,木头扣子,一定很in!”她信誓旦旦。

平时我大概会反唇相讥,起码置之不理,可是今天我谦虚地问,“真的吗?”姐姐的品味好过她的臭嘴。

“当然,”她来劲了,不由分说,“我明天带你去理发!”

理发师傅在我头顶上秋风扫落叶般折腾一遍,姐姐在一边大声称赞“就是这个感觉唉”,我看着自己在镜子里的形象,实在有些将信将疑。

下午,我站在对面楼203的门口按动了门铃。蔡雨霏打开门的时候,我说,“我想给你的狗画张漫画,可以吗?”

蔡雨霏的眼光落在我脸上的时候,两个肩膀微微向上一耸,仿佛一时没有认出我。她的表情有些困惑,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你是说,给…我的狗画漫画?”

她的话刚说完,那只小白狗“呜”地一声蹿了过来,竖起两个爪子扒在我的裤腿上,“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地露出粉红色的小舌头,两颗乌溜溜的黑眼珠,一身绒毛蓬松着。样子憨厚可爱到了极点。

她俯下身摸了摸小狗,抬起头来对我微微一笑,“它认识你哦。”

“好啊,进来吧,”她的表情恢复了自然,“果冻,让开!”她轻声喝斥着,随后看看我,有些不好意思,“我是说它。”

“我知道。”我说。

“你们家人真的都叫你果冻吗?”她轻轻地问。

“亲戚朋友都这么叫,”我说,“你也可以这么叫。”

她认真地看看我,慢慢地展开一个笑容,“那我就叫它小果冻,叫你大果冻了,好不好?”

我点点头,“好。”

她请我坐在沙发上,端过来一杯水,里面泡着几片小小的金桔,隔着水,在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泽,喝一口,水里有淡淡的清香。

上回来换灯泡,只是匆匆一瞥,现在终于有机会仔细打量。这家的装饰相当朴素,淡绿色的墙面上留着经年历久的水渍,紫红的挂镜线斑斑驳驳,家具也很简单,唯一亮眼的是这家木头沙发,铺着天蓝色的封套。我注意到沙发边的茶几上放着一捆中药,这才意识到空气里的确有股药味。

可能是在自己家的缘故,蔡雨霏显得轻松很多。她把小果冻抱起来,问我,“要给它洗个澡吗?”

“不要。”我从衬衫口袋里拿出铅笔,把画板放在膝盖上。

“把它放在这儿,可以吗?”她试图把小狗放在沙发对面的一张凳子上,可是小狗好像很不喜欢那个居高临下的位置,几次都溜下来,坚持要偎在她的脚边。

“就这样吧。”我说。

“可是这样一会儿它就要睡着了。”她说。

“没关系,我画的是漫画。”

小果冻果然一会儿就困了,静悄悄地蜷在她的脚边打盹,但是一有什么动静,立刻会睁开一双乌黑的小眼珠,看看没事,又闭上眼继续睡觉,微微打着呼噜。

刚才的拘谨已经消失,铅笔慢慢地在纸上滑动,我似乎能感到那些细小的碎墨沿着轨迹翩然掉落,午后的阳光斜照过来,蔡雨霏静静地坐在沙发那一头看着我。我并没有抬头,却知道她正看着我。

我们很久没有说话。

快完稿时,她问,“你很喜欢画画?”

我点点头。

她轻轻地微笑着。

【待续】



作者:吴越海归茶馆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海归论坛 -> 海归茶馆


output generated using printer-friendly topic mod.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